南方雜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頁
往期
南方
雜志簡介
單位公告
官方媒體

解析馬克龍的“西方世界霸權終結論”

2019-10-21 來源:南方雜志 作者:沈孝泉

  

  最近,法國總統馬克龍提出,“我們正經歷西方世界霸權的終結”“中國已走在世界前列,俄羅斯取得了重大戰略成就,印度也在崛起”“這些國家動搖了現行的國際秩序,不僅影響了經濟秩序,也影響了政治秩序”?西方大國一位在職總統提出“西方世界霸權終結”這樣的結論,這還是第一次

  ◎沈孝泉(新華社世界問題中心研究員)

  ◎本文責編/郭芳

  法國總統馬克龍最近對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下簡稱“二戰”)后建立起來的國際秩序作出深刻反思,提出“西方世界霸權終結論”。近些年來,對于當今的國際秩序正當性以及西方對世界擁有的霸權在國際輿論上引起越來越多的疑問和指責。但是,馬克龍這樣一位在職總統作出如此深刻的反思并勇于提出“西方世界霸權終結”這樣的結論,這在西方大國中還是第一位。

  聯系到11年前法國時任總統薩科齊提出“相對大國論”,可以看出,法國的政治家對美國奉行的霸權主義以及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作出了越來越深刻和準確的評價與判斷。

  馬克龍“西方世界霸權終結論”的原話

  馬克龍的“西方世界霸權終結論”,是8月27日他在法國年度駐外使節會議上鄭重提出并用很大篇幅作了闡述的。他在演講中提出:“我們正經歷西方世界霸權的終結。從18世紀起,我們就適應了建立在西方霸權基礎上的國際秩序。西方霸權在18世紀是經歷啟蒙運動的法國霸權,19世紀是經歷工業革命的英國霸權和20世紀經歷兩次世界大戰后擁有經濟和政治統治地位的美國霸權。但是,現在一切都變了,一切都被西方所犯的錯誤和美國政府(不僅特朗普政府)近些年來的選擇所顛覆。”

  在承認西方霸權終結的同時,馬克龍還指出西方忽視中國、俄羅斯和印度等新興力量崛起的事實。他說:“同時,我們又忽視了新興國家的崛起,其影響被低估了。中國已走在世界前列,俄羅斯取得了重大戰略成就,印度也在崛起。這些新興經濟體不僅是經濟大國,也成為政治大國,而且是真正意義上的‘文明國家’。這些國家動搖了現行的國際秩序,不僅影響了經濟秩序,也影響了政治秩序。這些國家在構建國際秩序方面比我們更加具有想象力,而歐洲已經有點失去了這些,他們在重新洗牌。”

  對于西方資本主義現狀,馬克龍也進行了深入分析。他提出:“我們還面臨一場從未有過的市場經濟危機。由歐洲創立并在歐洲實施的市場經濟在數十年中已經走上岔路。”他還指出:“扭曲的市場經濟導致嚴重的貧富不均和兩極分化,也打亂了我們的政治秩序。”

  馬克龍提出“西方世界霸權終結論”的背景

  馬克龍為何在國際秩序、西方霸權和市場經濟這些重大的宏觀問題上提出如此深刻坦率的看法?這要放在以下三個背景下來解讀:

  第一,“黃背心運動”促使馬克龍對法國乃至西方制度性危機進行深刻反思。馬克龍在2017年5月執政后立即大刀闊斧推行改革。然而,去年11月法國爆發了席卷全國的“黃背心運動”。這場全國支持率達80%的抗議運動,核心訴求是改善民眾生活。

  顯然,這是法國社會多年積累的問題的總爆發。馬克龍充分認識到了這一點,如果不解決民生問題,任何改革都難以推行。馬克龍承認,他的改革計劃和節奏與民眾訴求脫節,因此受阻。于是,他立即采取大幅減稅、提高最低工資等多項措施以穩定民心,同時開展全國大討論溝通民意,最終舒緩了“黃背心”的憤怒。當然,法國的根本問題并沒有解決,需要馬克龍政府提出解決辦法。馬克龍認為,法國產生的問題是經濟社會制度出現了問題,歸根到底是市場經濟過分“金融化”而走上邪路。這個判斷符合實際。

  第二,馬克龍從歐洲一體化遭遇挫折中吸取教訓。歐洲一體化始終是歐洲國家的夢想,法國、德國以及其他國家一直為達到這個目標而不懈努力,歐盟的建立、歐元的推出都是一體化的重要舉措和重要標志。其目標是在多極化的世界中歐洲能成為強有力的一極。然而,2007年爆發的希臘債務危機引發了整個歐洲的經濟動蕩,接著連續發生了大規模的難民浪潮、國際恐怖活動在歐洲肆虐、長期執政的德國總理默克爾政治受挫、英國脫歐演化成政治危機、民粹主義在歐洲各國興風作浪甚至取得政權,這一系列事件重創了歐洲一體化進程,歐盟陷入重重困難之中。歐洲一體化的挫折促使馬克龍對二戰后的西方發展模式進行反思,并作出了新興國家政治、經濟發展活力遠遠超過西方的結論。

  馬克龍是高舉振興歐洲的旗幟進入愛麗舍宮的,他給歐洲振興帶來一絲希望。但是,歐洲的路今后如何走,如何把歐盟所有成員國凝聚在一起,如何處理歐盟同美國、俄羅斯以及新興力量國家的關系,這些都是需要作出安排和策劃的。目前,英國陷入脫歐的自身危機,德國被“默克爾之后”所困擾難以自拔,法國雖然獨善其身,但似乎也有孤掌難鳴之虞。歐洲的未來之路需要在西方霸權式微、國際秩序有待重建的背景進行考慮。這正是馬克龍思考的問題。

  第三,歐美關系發生根本變化,動搖了現行國際秩序。二戰后,以北約為紐帶的跨大西洋兩岸伙伴關系是西方最牢固的政治和戰略同盟。進入21世紀,歐美之間的同盟關系開始發生變化,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執政時期實行亞太再平衡戰略,雙方關系開始松散、出現嫌隙。美國總統特朗普2017年上臺后的一系列行動導致歐美關系進入全面緊張。

  西方七國首腦會議(以下簡稱“G7”)是歐美關系的標志,但是2017年和2018年的G7峰會成了特朗普同歐洲盟國吵架的平臺。今年的G7峰會前夕,法國總統府人士說,不求這個峰會能夠促進歐美團結,能夠“減少沖突”就是目標。這次峰會在馬克龍的努力下總算順利舉行,沒有分裂。但是,歐美關系已經發生根本變化的事實難以改變,雙方同盟關系的象征—北約呈現“空殼化”,歐洲在安全防務方面依靠美國的日子不復存在。歐美同盟是二戰后的國際秩序中最重要的關系,也是歐洲地緣政治中最重要的格局,歐美同盟的崩潰或名存實亡勢必動搖二戰后國際秩序本身,這也正是馬克龍反思現行國際秩序的重要原因。

  馬克龍“西方世界霸權終結論”將產生的影響

  馬克龍的“西方霸權終結論”使人回憶起11年前,法國時任總統薩科齊提出的“相對大國論”。

  2008年1月18日,薩科齊在總統府為各國外交使節舉辦的元旦團拜會上指出,“我們已經脫離了1945年至1990年的兩極世界,這個世界是穩定的,但并不公正”“我們現在也不再是1991年至2001年的單極世界,像‘超級大國’這樣的詞幾年前叫得很響,但如今已不再流行”。他說:“在未來三四十年,我們將進入相對大國時代,中國、印度、巴西等國在政治、經濟領域日益崛起,俄羅斯逐漸恢復元氣,為形成一個新的大國合唱的多極世界創造了條件。”

  從薩科齊的“相對大國論”到馬克龍的“西方霸權終結論”,兩位政治家對國際局勢和基本格局變化的看法是一脈相承的。如果說11年前,薩科齊看到的是美國一超獨霸地位的削弱,那么今天,馬克龍則看到了西方世界霸權走向了終結。如果說,11年前,薩科齊看到了新興國家崛起并躋身于“相對大國”之列,那么馬克龍則承認,中國、俄羅斯和印度等新興國家的作用已經強大到對世界格局進行“重新洗牌”。

  法國政治家對二戰后建立的國際秩序所進行的思考是坦率的和有價值的,這對于世界格局和地緣政治的演變將產生重大影響。

網編:盧志科

  • 本網站由南方雜志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備案號:粵ICP備10025432號

    中共廣東省委主管主辦·南方雜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雜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