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雜志 深度凝聚力量
首頁
往期
南方
雜志簡介
單位公告
官方媒體

風起南方報春聲——慶祝《南方日報》創刊70周年畫作《風起南方》《報春圖》誕生記

2019-10-21 來源:南方雜志 作者:楊逸 李夢醒

  

  《南方日報》的70年篳路藍縷,正是南粵大地70年滄桑巨變的縮影,更是以陳金章、許欽松、李勁堃為代表的廣東美術家“其命惟新”的同頻共振。筆者、畫者胸中激蕩的是同一幅南粵春色、同一片潮涌珠江

  ◎《南方日報》記者∕楊逸 《南方》雜志記者∕李夢醒 發自廣州

  ◎本文責編∕蔣玉

  對中華兒女來說,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對南方報人來說,2019年無疑是值得銘記的年份——南方報人迎來《南方日報》創刊70周年紀念日,289大院全面升級改造為“南方智媒廣場”,“傳媒+園區”探索不斷深化,廣東文化新地標加速崛起。

  70年前,《南方日報》與新中國同年誕生;70年來,《南方日報》與黨同心,與人民同行,與時代同步,與改革同頻,在新中國新聞事業發展史上寫下濃墨重彩的華章。

  一紙書風云,勁筆著華章。《南方日報》的70年篳路藍縷,正是南粵大地70年的滄桑巨變的縮影,更是廣東美術家“其命惟新”的同頻共振。筆者、畫者胸中激蕩的是同一幅南粵春色、同一片潮涌珠江。

  春潮涌動,共襄盛舉。廣東山水畫代表人物、中國美協名譽主席許欽松帶領畫家唐曉、林沛銳、陳良宗、張永利組成團隊,共同創作巨幅山水畫《風起南方》;中國美協副主席、廣東省美協主席、廣東畫院院長李勁堃邀請嶺南畫派傳人、著名山水畫家陳金章,著名女畫家、廣東畫院原院長王玉玨,著名畫家、中國美術家協會原副主席林墉,著名女書畫家蘇華,著名畫家、廣州畫院原院長陳永鏘,廣州美術學院中國畫學院教授方楚雄以及許欽松合力創作巨幅花鳥畫《報春圖》。大家云集,眾家筆墨將嶺南風采展現于世人眼前。

  風起于青之末。創作歷時3個月的《風起南方》和流轉成畫的《報春圖》,終于在己亥孟秋迎來了碩果累累。立于兩幅巨畫前面,人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水墨鋪陳著的時代精神,見證南方報人的使命與初心。

  丹青逐夢 翰墨結緣

  初心不改,歲月無聲。

  《南方日報》自誕生之初,就與廣東美術家結下不解的翰墨情緣:1952年11月,《南方日報》一連4個月在頭版刊登廣東畫家120幅反映新中國火熱生活的報頭畫,包括黃新波、廖冰兄等多位嶺南畫壇巨擘之作,社會影響巨大。

  身為改革開放大潮洗禮下成長的一代,許欽松與《南方日報》走過相同的足跡。他常說:“改革開放給我帶來了最大的機遇,我這一路每個步伐走來,都跟這個時代同步。”《南方日報》也為少年許欽松留下美好的回憶。年少時,家鄉的農人會帶上《南方日報》下田干活。“每次到了歇息的時候,大家都會一起聽生產隊長讀《南方日報》。那些報道易聽易記,把黨和國家的政策方針講得透徹。這使我印象十分深刻。”“《南方日報》是廣東藝術家成長的搖籃。她給我成長帶來的幫助,我始終心存感恩。”許欽松充滿深情地說。

  國家博物館收藏陳列的《長江攬勝》,是許欽松此前主創的最大尺幅作品,長6.8米、高4.8米。憑著再攀藝術“高峰”的創作豪情,許欽松團隊因地制宜,最終將山水大畫尺寸確定為寬4米、高5.6米。

  紅棉綠榕 根植大地

  許欽松曾言,生活是藝術的源頭活水;沒有生活,創作就會透支。開筆前,許欽松師生決意走出畫室,直面真山真水。他們來到清遠英德連樟村,沿著北江兩岸的青山綠水,隨走隨畫。“南方的故事要從春天說起。”憑借南方人的敏感,主創團隊很快就將大畫創作鎖定在“春”的主題上。

  用傳統皴法表現南方山水,一直都是山水畫創作的技法難題。嶺南地區缺乏名山大川,往往秀美有余而博大不足。蔥蘢茂盛的草木植被,也很容易掩蓋山水的肌理特征,從而削弱畫面的氣勢與美感。

  “改革是南方的魂。畫面過于保守,就感受不出風起云涌的生命力量。”許欽松沒有照搬具體的實景,他以浪漫主義為基調,更好展示嶺南大地的風骨。為提升嶺南山水的辨識度,許欽松以木棉和榕樹作為前景。這是粵人最熟悉親切的樹木,也是嶺南春天的典型物候。紅棉光明熱烈,寓意自強不息;綠榕堅韌深沉,寓意厚德載物。一陰一陽,相得益彰。經冬不凋的松樹,青翠欲滴的芭蕉,亦以妙筆點綴在山崖水泊上,一起迎接盎然春意。

  千回百轉的珠江從畫家筆下奔涌而出,一路高歌猛進,縱橫交織,形成河涌密布的水網,最終百川匯流,共同奔向云蒸霞蔚、蒼茫壯闊的大海。海,在許欽松的創作意象里,一直有著特殊的地位。這里是江河的歸宿,也是情感的故鄉。身為澄海人,許欽松從小在海邊成長。面朝大海,就有千言萬語在他的心中涌動。許欽松筆下那道充滿希望的霞光,既是美好愿景的藍圖,也為時代使命留下生動的注腳。

  祖國萬歲 風起南方

  非常之作須有非常之名。以“高度決定影響力”為理念的《南方日報》與全廣州“最高”的“許氏山水”的碰撞,盡顯新時代的精氣神。“喉舌鼓呼七十年,揚清激濁壯南天。崢嶸歲月萬千日,騏驥征程一道煙。革故途中占春早,鼎新陣上著鞭先。畫師最有經營意,樹立英雄巨岳前。”觀摩畫作后,粵籍旅京畫家葉植盛抒寫自己的感慨。南方報業傳媒集團黨委書記、南方日報社社長劉紅兵,與許欽松也很快達成共識——山水大畫命名一錘定音:風起南方!

  風起南方,這個擲地有聲的名字,喚起南方報人的親切感。2012年,在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南方談話20周年之際,《南方日報》就曾以《風起南方》為題,濃墨重彩推出紀念小平南方談話20周年特別報道,為黨的十八大勝利召開營造良好的輿論氛圍。

  許欽松為大畫完成題款的同時,另一項“重量級”任務也在悄然展開。

  國畫藝術要達到最高意境,離不開詩、書、畫、印的完美結合。從5月下旬起,主創團隊就開始醞釀構思印章的布局與選材。這一重任,也落到了青年篆刻家、廣州美術學院副教授譚文選的肩上。

  作為與《南方日報》緣分深厚的篆刻家,譚文選寫意的篆刻風格亦高度契合“許氏山水”之氣象——《長江攬勝》兩方用印的篆刻、鈐印即是經他之手完成。畫作《風起南方》成稿,瞬間震撼了譚文選。他才思泉涌,一下就想出了26份印章的題名方案。很快,《祖國萬歲》《風起南方》兩印最終被確定,兩方印章分別呼應新中國成立70周年與《南方日報》創刊70周年兩大主題,均選用蕭山紅石材鑿制而成。

  如今,呈現在觀者面前的《祖國萬歲》印尺寸則為15cm×15cm,《風起南方》印尺寸為13cm×13cm,皆取法漢印和古璽風格樣式創作。前者雄強飽滿、豪邁厚樸,后者遒勁靈動、貌古神超。篆刻家熔秦鑄漢,以氣馭刀,鐫之巨印,蒼茫莊重,極富金石之氣,與畫作、印文相得益彰,一展盛世雄風。

  銘記歷史 詩贊韶華

  經過兩個月的打磨,分別重達22.2千克與11.4千克的兩枚大印重磅登場。兩方印章內容可圈可點,邊款題詩也別有意趣。“雄關放鎖大江流,風起嶺南動五洲。綠靄飛花揚秀氣,紅英煥彩壯歌頭。融開海岳千般色,飽覽河山萬景收。高士揮毫抒遠韻,丹青寄意寫春秋。”廣東省委宣傳部原副巡視員陳志杰在《風起南方》印上留下真摯感言。

  “英雄花簇群峰翠,榕影繁須水接天。靄靄春云滋萬木,迢迢詩意欲凌煙。涓流積力滄溟遠,枝葉發微消息先。莫道君程行步早,登臨路上后追前。”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副總編輯、南方雜志社社長陳廣騰亦賦詩以贊,將丹青妙筆再現讀者眼前。

  相比《風起南方》邊款里的詩情畫意,《祖國萬歲》的邊款更加直抒胸臆,見證南方報人“我和我的祖國”的深情厚誼。“天安城闕唱中華,閃閃五星萬縷霞。屹立東方驅虎豹,摧枯革舊護新芽。征程浩蕩金光道,絲路長綿景俏姱。祖國騰飛齊筑夢,祥云瑞靄氣清佳。”廣東省委原副秘書長、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張漢青,在詩中回顧新中國70年的滄桑巨變。習仲勛同志主政廣東期間,張漢青時任《南方日報》副總編輯,跟隨習老深入廣東城鄉調研,征途篳路藍縷,歷歷在目。

  “憂國為民赤幟揚,高山向日浪湯湯。難酬蹈海多奇志,可喜會師豪氣長。常憶周公貽筆意,每懷寶物證心鄉。風華七十新風起,碣渡無言入夢香。”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原社委黃峨詩作《碣石渡》,更講述南方報人見證共和國歷史的一段傳奇—— 1964年,黃峨就讀暨南大學前,姐夫贈送給他一支關勒銘金筆留念。大半個世紀來,他以筆為槍,主持《南方日報》批評報道和內參工作,創造《南方日報》輿論監督的輝煌。可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印章邊款定稿前數日。黃峨忽然接到外甥來的電話,方知關勒銘金筆的身世,原來這是周總理用過的金筆!得悉《祖國萬歲》邊款需要題詩,黃峨決意將這段與總理結下的“奇緣”銘刻在印上。

  “如果不是因為《祖國萬歲》創作,我就不會找到這支金筆,它的傳奇身世也不為人知。”黃峨笑著說。更巧合的是,周總理乘船渡海離開陸豐的時間,是1927年10月23日。22年后的同一天,《南方日報》正式創刊。今年10月23日,《風起南方》巨幅山水畫將連同《風起南方》《祖國萬歲》兩枚印章,在289大院正式與觀眾見面。

  8月29日,利嘉大廈的畫室里洋溢著歡聲笑語,在劉紅兵、陳廣騰等南方報業傳媒集團領導與許欽松等創作者的共同見證下,《風起南方》巨幅山水畫正式鈐印收官。鈐印位置選在畫面左下角的巨石上,寓意祖國江山永固、吉慶隆昌。

  筆墨流轉 合力天成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壯志凌云、先聲報春。”這是蘇華為《報春圖》所寫的跋文。

  一幅長3.85米,高1.96米的《報春圖》徐徐展開,精妙的構圖、蒼勁細膩的筆觸立刻征服了觀者。磐石沉峻、芭蕉舒展、木棉妍麗、翠竹瀟灑、盤松虬勁、枝蔓繁茂、水仙清雅,人們熟悉的平凡景物,在畫家們的匠心獨運之下,組合得渾然天成,既展現了嶺南風貌,又透露出仁者心智。這個平均年齡近75歲的創作團隊,在面對為《南方日報》創刊70周年創作巨幅花鳥畫時,在筆墨流轉、丹青揮灑中展現出濃烈的創作激情。

  廣州美術學院昌崗校區綠樹蔥蘢、幽然成趣,嶺南畫派紀念館掩映其中。在這里,李勁堃為《南方》雜志記者將《報春圖》創作的故事娓娓道來:“藝術和新聞是分不開的。在許多新聞報道中,我們都能看到眾多精美的視覺設計和圖片、照片。在新聞事業誕生之始,就與美術創作結下深厚情緣。彼此的豐富性不斷提升著各自的多樣與內涵,相得益彰。”

  八位廣東美術大家,聯袂啟筆,前所未有地以流轉雅集的方式創作了這幅令人驚嘆的《報春圖》。擔任開筆重任的陳金章已90周歲,是創作團隊中最年長的一位。他師承高劍父、關山月、黎雄才三位老師,也是繼關、黎二人之后登上中國美術館中庭展出的第三位嶺南畫家,被譽為嶺南畫派“山水掌門人”。在這張大宣紙上,陳金章以蒼勁的筆力畫下了幾方磐石,為整幅畫作打下了沉穩的基調。

  變法精妙 續寫初心

  “這幅畫隨時有變數,這也是這幅畫創作的精妙之處。”李勁堃說至精彩處,神色更興奮起來。

  隨機排序、接龍用墨,對畫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用墨、構圖、著色,一切隨性而至又充滿變數。上世紀80年代,趙少昂、黎雄才、關山月、楊善深四位嶺南畫派第二代畫家擊鼓傳花般集體創作,畫卷在粵港澳地區間流轉,好似鴻雁傳書,在筆墨間傳遞著藝術上的切磋和濃濃的家國赤子情,一時間被傳為佳話。而今,粵港澳大灣區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上的聯動愈發深入和頻繁,《報春圖》的問世,暗合了過去的希冀與愿景在當下成為美好的現實。

  作為《報春圖》的主創之一和策劃者、組織者,李勁堃談起這其中的難度:“八位大家共同創作,給每一位創作者在構思、創作上帶來一種壓力。既要體現自己的特點,又要與其他人相互幫襯,服務大局,不容易。”

  以畫為媒,共襄盛舉。王玉玨近幾年已經很少畫大畫,為了《南方日報》社慶,這回“畫得‘很猛’”;林墉席地而坐,半側身體,寫意揮毫;陳永鏘筆法舒展、飽滿豐厚、沉雄強烈;方楚雄落筆精到、精雕細琢、意趣盎然。名家間的相互避讓與襯托,構成了《報春圖》的精彩絕倫,也體現著謙遜的美德和平衡的智慧,彰顯著嶺南藝術家、南方報人共同的大情懷。

  風起南方報春聲。以畫言志、以筆抒情,這既是對昨日榮光的致敬,也是對明天使命的擔當。《風起南方》《報春圖》不僅是南方報人初心的表白,還是廣東勇立潮頭、敢為人先自信的寫照,更是習近平總書記對廣東“四個走在全國前列”殷切期許的南粵回聲。

  新時代浪潮浩浩蕩蕩。《報春圖》的紅棉、虬松、青竹,品格高潔、令人神往,那是“春”的風景,“心”的暢想;《風起南方》畫面盡頭,是霞光萬丈的大海,那里是“風”的故鄉,也是“夢”的終向。

  涓流積力滄溟遠,枝葉發微消息先。莫道君程行步早,登臨路上后追前。《風起南方》《報春圖》將成為南方人新的精神圖景,寫進歷史、寫進未來,勉勵來者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網編:盧志科

  • 本網站由南方雜志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備案號:粵ICP備10025432號

    中共廣東省委主管主辦·南方雜志社·深度凝聚力量

    Copyright 南方雜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